超低產。
原創兒子女兒圖居多,偶爾劍三。
文章幾乎都是鎖著的,純粹存稿。

【劍三/雙羊師徒向】眠

• 文筆不好慎入

• 短小的腦洞

• 純師徒情




「師父,徒兒又來看您了!」白瀲歡快的推開門,原本死寂的屋內多了分生氣,她朝著仰臥在榻上的女孩走去,然而女孩卻對這大動靜沒有任何回應。

直到白瀲在榻邊拿來椅子坐下,女孩的眼簾才似乎輕顫了下,白瀲以為女孩終於要醒來了,等了許久還是不見女孩清醒,白瀲幾不可聞的輕嘆了下。

雖然知道師父的情況,但果然還是希望能夠看到她醒來啊。

「師父,我已經拿到破軍套了喔!已經是跟師父穿同一階了呢......」摸了摸身上純陽女弟子的破軍衣袖,白瀲道。

「師父,你再不快醒來,徒兒我就要比師父高階了哦......」

「嘻嘻,雖然我自己想穿上更高階的,但我更想看到師父穿上更高階的門派衣呢!」

「不然這樣好了,我給師父攢一套!要哪一套好呢......糟糕,不管定國破虜秦風還是最新的朔雪都好可愛!!」白瀲試著腦補了自家師父穿上的樣子,才不一會兒就捂著臉搖頭試圖甩掉腦中萌死人不償命的畫面。

「決定了!先給師父攢定國套!然後再一套一套收集下來!」某人心神盪漾到推翻攢一套說詞而改成全都攢齊......

「到時師父一定要穿上給徒兒看看喔!」大大的笑容對著女孩綻放,但女孩依舊沉沉睡著,看不見那足以給人溫暖的笑容。

面對毫無回應的情況,白瀲只是稍微掖了掖被角,把門掩實後轉身離開。

那背影在雪地中看著有些落寞。



白瀲是她的師父清醒時撿回來的。

當時的小白瀲在蒼山洱海與家人走散,正當沮喪的低著頭難過得快哭出來時,一句關心語氣的「你怎麼了?」傳到了小白瀲耳裡。

抬頭一看,大概比自己大了一些、長得應該比自己還要可愛的小姊姊正微微歪著頭看著自己。

「嗚......嗚、我跟家人走散了......」

「啊、那得趕快找到才行......我來跟你一起找。」

「嗯......謝謝姊姊......」



然而,卻找到了家人的遺體。

於是,女孩就這樣把孤身一人的小白瀲帶回了純陽。

小白瀲初時打擊太大而有一段時間不肯開口說話,女孩費了很多時間和努力才讓小白瀲漸漸願意開口。

願意開口後,小白瀲表現出了想要習劍的意願,女孩也樂得教她。



原本白瀲以為這樣愉快平淡的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,但偏偏事與願違。

女孩和白瀲總會在晚膳過後走到悟道池的涼亭坐坐,那天一如往常的閒談著。

結束一個話題後,女孩上下看了下白瀲,「徒弟長大了呢......」她感慨道。

已然長成少女的白瀲笑了笑,本想開口說師父並不老不用擔心、還是一樣可愛,但她愣了愣。

白瀲發現,女孩和當初遇到時的樣貌並無變化。

沒記錯師父當年明明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大上四、五歲,現在怎麼說外貌也得看起來要比自己成熟才是?再不然也應該與自己差不多......

為何師父還依舊是當年的樣貌?

女孩看著白瀲的神情變化,苦笑了下,道:「徒弟大概也察覺到了,為師的樣貌並沒有成長。」

「這是......為何?」白瀲並不認為自己的師父會是個妖。

「在遇見你之前,為師就已經因為某次意外身中詛咒,這詛咒是慢性的,一開始沒有什麼感覺,但之後會越來越覺得疲憊而會越發頻繁的陷入睡眠,清醒的時間會越來越少,到最後就會......容貌不會成長衰老也是因為這詛咒的緣故。」女孩淡淡的說。

師父平時的確比一般人嗜睡,且也都睡得沉不容易喚醒......怎麼會中這種詛咒......

正當白瀲欲詢問可有解咒之法時,女孩卻像是知道白瀲要說的話,搖搖頭阻斷了白瀲:「這詛咒沒有解除之法,這是為師應受的懲罰,為師只想在有限的時間裡好好跟著徒弟你一起度過。」她將小小的臂膀輕輕抱住了白瀲試圖表達安慰,但白瀲只覺得想哭。

白瀲緊緊地回抱了比自己還要嬌小的師父。



之後,日子依舊過下去,唯一不同的是女孩漸漸越來越嗜睡,白瀲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師父清醒的時候越來越少。

師父明明人那麼好,到底為什麼會被詛咒......

白瀲曾經數次問起,但女孩的嘴閉得跟蚌殼似的,想從她嘴裡探聽任何相關訊息是不可能的。

白瀲也曾向純陽五子問起,但得到的回應也一律都是搖頭不提,還囑咐自己好好陪伴師父才是。

她也只得打消探聽念頭。



「......徒弟會覺得為師很殘忍嗎?要你眼睜睜的看著為師漸漸沉睡......」一次清醒時分,女孩這樣問白瀲。

實話說,這的確是殘忍的。

白瀲點了點頭,隨即道:「但這是弟子自願受的,能陪在師父身邊,我很高興。」

女孩笑了笑,似乎很高興。

罷了,殘忍就殘忍吧。

白瀲知道師父在不安,不安白瀲是否受不受得了這樣的精神磨難,不安白瀲是否會扔下她離開,留她獨自一人面對這詛咒。

於是白瀲熟稔的將女孩抱進懷裡,下巴抵著她的頭頂,給了女孩安心感。這是在那天以後,只要師父心情不太好,白瀲就會這樣做,意外的女孩並沒有抗拒,而且效果挺不錯。

女孩抱起來的手感不錯,軟軟小小的,而且還會不自覺往自己懷裡微蹭,蹭得都感覺心癢癢。

「師父,別擔心,我會一直都在。」

白瀲抱緊了不知何時又陷入睡眠的師父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時的腦洞,應該是不會有後續XD

稍微借了一下自家徒弟的名字(/ω\)

等哪天又有衝動想寫出來的東西再說吧(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汫瑜 | Powered by LOFTER